揽月听风

英语魔:

商场里一女生在智能电脑上称体重。

只听到电脑发声道:“你的身高....体重....体型偏瘦,请注意营养!”

我女朋友看到后,非要站上去试试。

站了很久,电脑忽然提示:“请一个一个上!”

英语魔:

问奶奶:“是什么让你们维护一份感情长达60年之久?”

奶奶说:“那个年代什么东西坏了都会想到要修一修,现在什么坏了都想着换一換。”

[原创] 耕读继世张谷英 孝友传家第一村(下26P)


  “青山三面合,看满目苍苍秀色,阴翳古村,任凭岁月留痕,沧桑化作人文景;碧水几回环,听沿阶汩汩溪声,独生情调,更醉明清遗韵,砖石犹存历史香”(山西 杨怀胜)。拥有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首批中国历史文化名村、首批中国传统村落、国家4A级旅游景区头衔的张谷英村,除了典型江南民居建筑外,更充满着神奇——纯砖瓦石木的连片建筑,晴不曝日,雨不湿鞋,历经26代人的繁衍,从未发生过一次重大火灾;数百年间的战乱浩劫,大屋安然无恙,就是在抗日战争时期,张谷英大屋周边均遭到日寇蹂躏,而这里却秋毫无损;尤其称绝的是,在200多个天井内,看不到任何排水沟管,但每当山洪暴发,尽管屋外溪水汹涌,屋内厅堂却干爽如晴;这里儒学浓厚,民风纯朴,夫妻相爱,妯娌和睦,世代绵延相融,几十年来从未发生过刑事案件。



  张谷英大屋之“奇”,奇在它的神奇奥妙,至今都是一个又一个“谜”。张谷英村历史上遭受过无数次大雨和洪灾的侵袭,而大屋藏而不露的地下排水设施从未发生过堵塞成灾之事,个中机巧令人费解。整个村落中的天井四周和底部都是用磨平的长条花岗岩和青砖砌成的,但不管你怎样仔细观察都找不到其中的排水管道。而同样是以花岗岩和青砖建筑的华清池杨贵妃洗澡的浴井,却有着明显的排水管道。据传,天井的排水管道是本着风水学上“山管人丁水管财”,财宜藏而不宜泄的原理安排的。所有天井的排水管都自上而下,到进门的第一个天井后左右转弯,从门前的烟火塘或渭溪河中流出,整个过程藏而不露。这样曲水流畅的下水道几百年来畅通无阻,但个中玄妙却一直无人能解,而国家又不允许对古建筑的地下进行挖掘,看来张谷英天井的排水将成为建筑学上的千古不解之谜。



  渭溪河迂回曲折穿村而过,河上大小石桥47座。屋宇墙檀相接,参差在溪流之上,形成“溪自阶下淌,门朝水中开”的格局。傍溪而铺的是一条长廊,廊里铺有一条青石板路,沿途通达各门各户,连接每一条巷口,巷道纵横交错,通达每个厅堂。畔溪走廊始建于清顺治十二年,当时是连接江西和岳州的古驿道。从那些古老的建筑和留下的足迹,可见当年是多么的繁华。沿溪而建的房屋安静矗立,在静静地诉说着远古的历史。溪边小摊上 各种有趣的小玩意,又将我们带回了文明的现代。唯有那潺潺流过的小溪,不停不歇。仿佛自己是当年形色匆匆路过的一个客人 ,行走到这里发现了这个大的村庄,路上熙熙攘攘的行人洋溢着幸福的笑容,茶馆里坐着各种各样的村民谈论着家里家常。让我 忍不住放慢脚步,驻足停留。 



  张谷英村古建筑群由当大门、东头岸、西头岸、聚龙湾、石大门、王家塅、上新屋、长沙塅、枫树屋、下新屋、和风塅、潘家冲等十几个门头构成。比较完整的门庭除博文《[原创] 耕读继世张谷英 孝友传家第一村(上26P) 》介绍的当大门外,还有王家塅和上新屋。王家塅是张谷英村整个建筑群中保存比较完整的清代建筑,这是张谷英的第16世孙张云浦在清乾隆三十七年(1772)建成的,建筑面积共9474平方米,是张谷英大屋中最大的建筑群。布局十分严谨,如“丰”字形。进大门后,有一大地坪,铺有石板路,路旁有两口水塘,塘边沿有石栏,内植荷花。沿石板路向前进大门,房屋布局五井五进,东西厅堂分布天井21个,有大小房屋468间,正堂两侧左右巷道各一,很窄很长,两头望不到底,因似两条蛟龙自洞中徐出,从屋后直抵地坪,俗称“双龙出洞”。它既可以分隔两侧横堂,又有利于内部交通。屋内巷道纵横交错,成十字穿堂,门庭严谨、高墙耸立,具有古典园林风格。作为一个普通民居,其规模之浩大、筑造之精美、布局之巧妙,不能不说是一个惊人的奇迹。



  走向龙形山尾,还有一栋像祠堂又不像祠堂的建筑,则是张谷英的第16世孙张绪彬在清嘉庆十三年(1808)建造的上新屋。它建筑面积7560平方米,共有房屋172间,具有明清时期古庄园建筑雏型,是目前保存最完整的一栋大屋。从外观上看,建筑平面呈出多个“井”字,结构严谨,从高处俯视,似飞机模型。封山火墙,采用形似岳阳楼盔顶式的双曲线弓字形。整个房屋以木结构为主,以青砖、花岗岩结构为辅,有六进七井八横堂,中央堂屋宽敞,天井左右对称,这与当大门和王家塅相似而又有所不同。正屋之后,外为偏屋,作牛栏、猪圈、灰房、柴房、谷仓及工具堆放之用,共有房屋112间。人与畜、生活和杂物实行功能分区,使屋内更加清洁舒适。



  如此庞大的木建筑群落,能够在600多年的历史长河中免遭重大火灾,实在令人称奇,这其中巷道、烟火塘和穿屋而过的渭溪河,一起构成了张谷英村牢固的御火长城,使得600多年历史的张谷英大屋得以完整地保存至今。四通八达的巷道支撑起张谷英大屋“丰”字形结构,作为大屋的筋脉,既分割了界线又联系了交通。不仅连接起大屋的主干和分支,也维系着这个大家族里各自为政的一个个小家庭的血缘关系。大屋里共分布着60条巷道,直通10个高堂,人走在巷道中可“晴不曝日,雨不湿鞋”。这一条条迂回曲折的巷道,把各片房屋连结成一个紧密的整体,也把游客引向一个个崭新的空间。巷道同时也是大屋最好的防火带。因为设计的宽度只有80公分左右,一旦发生火灾,人们只需撑着就近巷道两边的高墙直上屋顶,把瓦掀开,就能使火苗上蹿,从而截断火路,阻止火势蔓延。而且,大屋正前厅后的庭院两边,各修有一口用石条砌成的池塘,人称烟火塘。塘内平日里植荷养鱼,叶绿鱼跃怡然自乐,一旦发现火情又可以就地汲水灭火。 



  张谷英大屋前的渭溪河,像一条玉带环绕著大屋而过,其实称它为河,实在有点过,感觉更像一条小溪,河里水很少,据说是因为上游修了一个水库,把水截住了,过去水很多的。河上建造了许多小石桥,有拱形,有平板型,这些石板桥形态各异、错落有致的架设在两岸, 勾勒出小巧流水的画意美景。其中龙涎井旁的百步三桥是张谷英村的民俗画卷中的重要一景,这桥又叫“张谷英桥”。百步三桥建于清嘉庆年间.位于张谷英古建筑群中部,横跨渭溪河,在不足百步的距离中,依渭溪河水回环曲折之势,搭起三座花岗岩石板平桥。桥随水转,人在桥上过,脚如水上漂:同时,石桥也二次横跨渭溪河。石桥两岸建筑鳞次栉比,桥下流水潺潺,宛如一幅清新的水乡图画。



  张谷英村地势北高南低,渭溪水犹如一条银色的缎带,蜿蜒曲折,潺潺流过。穿屋而过的溪水阻隔了大屋两岸的交通,张谷英村人在不到两公里的水程上,建有五十八座大大小小的石板桥。尤其是渭溪河上的架设的石板桥,按照九座平板桥接一座半圆石拱桥的形式修建,暗含着“ 九九归一大圆满” 的美好寓意。这些石桥造型各异、错落有致,分为青石板桥、石桩墩桥、麻石拱桥,还有一座独石甲板桥,形状酷似乌龟壳,据说是一位大力士用宵藤将其绑在锄把上扛来的,十分有趣。在这些桥中,最有名的还是“ 百步三桥” ,百步三桥共有九段,每段由三块条石组成,共二十七块长条石,正好“张谷英”三个字的繁体字笔画是二十七画。传说此桥的设计者名叫张山,其藏巧于拙,视石如木,打眼穿榫,巧夺天工。



  “建筑是对一个时代身份的表述”。张谷英大屋之“美”,美在它的建筑艺术和诗意地栖居。以寻常的眼光乍一看去,整座大屋,由普普通通的砖墙,普普通通的瓦片,普普通通的木料,普普通通的石材砌成。一砖一瓦、一木一石、每一扇门、每一扇窗的材料选用为本地所产,就地取材,因材制用本为常见,并无格外的夺人之处。要领略其超越的意趣,须深入到它的内部中去。走进张谷英大屋,最让我眼睛一亮的是飞檐明墙、花棂拱壁、圆门月洞,雕梁画栋随处可见,触目皆是,使人感到像进入了古朴而典雅的艺术殿堂,让人感受到普通的大屋并不普通。看琳琅满目的木雕,看禀实厚重的石刻,一幅幅松鹤长春、龙凤戏珠、喜鹊衔梅、麒麟戏宫、竹报平安、鲤跳龙门、四郎探母、八仙过海等图案无不构图精美,刀法利落,线条清晰,形象生动,栩栩如生,反映的是民间传说、风俗民情,再现的是其乐融融的丰收祥和的太平景象,体现的是中国传统文化的发扬光大。看错落有致的天井,看气势恢宏的厅堂,无论是隐蔽工程还是装饰工程,无论是修路还是造桥,追求坚固耐用,质朴素雅,雕刻有致,雅俗共赏的文化氛围,让人产生一种家园的温馨,这,倾注了张谷英村人的多少心血和智慧。这种建筑不尚奢华,经济而实用的做法,积淀了当时营建使用者的艺术风格与用料的乡土观,它比江西、安徽的明代民居更显得有书卷气,给人以乡土气息的质朴美。


更多精彩,欢迎继续阅读:
[原创] 桥架洞庭观玉镜 画出丹青是君山 (24P)
[原创] 濂溪一脉传千载 营道楼田遗古村 (24P)
[原创] 汨罗江上观湿地 屈子祠里识端阳 (26P)
[原创] 从龙伏沈家大屋 到社港上新大屋 (45P)
[原摄] 蓝山县滨溪古村 湘南民俗博物馆 (24P)
[原摄] 汝城访古祠堂群7金山村叶氏家庙 (22P)
[原创] 耕读传家永社路2北盛-沙市(20P) 4龙伏-社港(20P)
[原创] 隐山发湖湘文脉 八桥觅大咖足迹 (上24P) (下27P)

来源:路人@行者

【原创随笔】太太新拍的照片

 

 

 

 

           天依旧闷热,我依旧与毛毛宅在家里哪儿不去。太太却来了电话,说这几天新疆的气候凉爽宜人,早起还有点儿冷。

她与相识的两个老太,近年里常驾着车各地乱转。去年去了漠河、五大连池、小兴安岭,禾木、喀纳斯,前不久去了黔西南,这回去的是南疆:库车、伊犁、喀什、红其拉甫、霍尔果斯。与我当年的走马观花不同,她们玩的是深度游。

仨老太都是驾车老手,在她们眼里,万水千山不过一脚油门。扪心自问,我没这本事。太太出门从不带相机,最多用随身携带的IPAD顺手拍几张。教我惭愧的是如此漫不经心拍下的照片,比我用相机拍得还好。

早前儿却不是这样。

想当初,我在家里扮演着顶天立地,总揽一切的角色,太太只有敬仰、拥戴的份儿。不知何时我走起了下坡路,她却于毫不张扬间蒸蒸日上,到后来无论业绩、地位、人脉,还是家中的话语权,都远在我上了。

这个却不怨我不争气,盖因阴盛阳衰乃大势所趋。女人变得越来越优秀、强势、有见识、有魄力、有担当,男人却变得越来越短视、轻躁、寡断、娘炮,甚至出现了“小鲜肉”这般以玩物自甘的新气象。花钱无数,熊猫般养着供着的男足出回线比公鸡下蛋还难,穷生贱养的女足却一直是国际足坛的一支劲旅。

纵观历史,女人在各方面并不比男人差,甚至更强。绵延数万年之久的母系社会便是明证。个中缘由,大约因为女人天性的慈悲、包容、沉静、忍让等美德,比男人更适合去做高层次的、涉及全局的、长远的大事。

世间之事,多坏在男人手里。坏的目标、坏的企划、坏的工艺、坏的规则,乃至暴力、掠夺、集权、战争,从始作俑到发扬光大,大多男人所为。即便栽了,忘不了拉些褒姒、妲己、绿珠、杨玉环、赵红霞等等女人垫背。其实吕后、武后管事的时候,都没出什么大乱子。大清家天下的崩坏实始于乾隆,人们却更乐意归咎于慈禧,对做为“同光中兴”基本背景的垂帘听政装看不见。

古而今对女人的偏见如此地深入人心,睿智如孔夫子发出过“惟妇人与小人难养也”的呼声,慈悲如释迦牟尼亦认为女人出家会令正法期缩短五百年。各朝各代也有过不准女人干政、不准参加科举考试等规定,没人觉得有什么不对。其中最可恶的自然是缠足。

倒是《旧约》的一句话似乎有点儿不一样:“背道的民哪,你反来复去要到几时呢?耶和华在地上造了一件新事,就是女子护卫男子。”

男人自己不具备把事办好的本事,又不准他人,尤其女人去办,直到搞的一塌糊涂面临灭顶,才勉强让给女人去收拾烂摊子。我疑心《旧约》这段话就是这意思,也疑心在暗喻社会发展的前景。

来源:秦川梦回(旅人笔记)

老相册:

给豪猪喂玉米,但是看起来好像不太受欢迎哦

1952年,Allan Grant摄

---

微信公众号:老相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