揽月听风

老相册:

检阅士兵的宋美龄

1937年

---

微信公众号:老相册


美人志:

刘顺儿妞:

「故人从此去,相思雪满头。」

「煮酒以伴白雪,谢君红尘一瞥。」

隐世的百年小镇,偶遇一场暴风雪,一切仿佛重回江户时代。


我的微博:@刘顺儿妞

小不:

是时,秋也。
        欧阳修说“秋天”在音乐的五声中属商声,商也就是“伤”的意思,万物衰老了,都会悲伤。我的凄凄,并不在关心是否是衰老的事情。只因了季节的转换总是来的有点猝不及防。每晚,梦境依然在捧拢夏日的葱翠,早上醒来翻看到得已然是每日递更着的秋的日期。觉此日闲过,倍感时间萧杀而至。
        命犯驿马,劳碌而不得秋实,方嗟“逝者如斯夫矣”之惶惶。。。。。。
        玩音响的肥鹏闲聊忽问,为什么你朋友圈找不见你平时聊的写的那些有关音乐的东西,因没保存记录,总想找来看看。你是做摄影的吗?好像全是摄影吖。
        自以为所有的玩,只不过一时遣聊,全不值一提。所以也毋须多去解释。殊不知,每日为三餐饭食计的人,那一丁点的闲情,都不过不得已所谓逃之游冶,以消磊块,以消疲累而已。
        而东拍西拍,总是全民皆能,你拍我拍,见惯不怪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