揽月听风

老相册:

安德烈和宝蕾特

可以说是相册君今年来发出的最有爱老照片之一了~

1949年,Brassaï摄

---

微信公众号:老相册

瞬间,或永久——手机里的照片 ⑴




 

 

    凌晨三点半醒来是件不太好受的事情。有种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荒凉,青黄不接。但人生漫长,难免你就会遇到这样的事情。人们总说,要早睡早起,要作息规律。人们把这叫养生,好像努力活到痴痴呆呆的一百岁才是人生的大赢家。我从来没有想过一百岁,太累人了。在离一百岁还有很多年的时候,我在凌晨三点半醒了。我坐在床边,痴痴呆呆的已经像是一百岁的老人了。我的身体还未从纷乱的梦境中完全脱身,我眼睛朦胧,我嘴舌干涩。

    喝一杯茶是个不错的主意,趁着夜色漆黑,还可以再美美的抽上一支烟。烟雾缭绕中,我想起一个冬天早上六点钟喝醉的朋友。楼下传来共享单车开锁的声音,——咔嗒,在三点半的夜里这声音异常清晰。我开始猜想这声音背后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故事。

 


 


    共享单车刚开始在这个城市流行的时候,我也跟风骑了两天。后来不再骑了。那个车子骑的极不舒服。在微博里曾看到一个北京还是上海的失恋的小男人骑着共享单车直接去了西藏。抛开公德心之类的东西,我觉得他挺厉害的,至少他的屁股很厉害。

    常常在某些偏僻的角落深夜的十字街头,看到残缺扭曲断头少胳膊的共享单车。红的绿的黄的,鲜艳的颜色更衬托出一种孤零零,像是谋杀现场,五颜六色看不见的血淌了一地。这几天在街上又看到一种新颜色的共享单车,那颜色黄不黄紫不紫的,实在是不好看。有一天,我去帮一个朋友搬家。他找了搬家公司,让我去帮忙盯着,或者是陪他。我不太想去,坐在大马路上考虑了大半天最后还是不情不愿的去了。我到的时候太阳偏西,他已经算搬完了。只看见空荡荡的房间正中央赫然耸立着一辆亮闪闪的共享单车,让我很惊奇并鄙视。这个开奔驰车的朋友解释说:有一天我喝醉了,晕晕乎乎的以为我还生活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我正年轻,有理想,有喜欢的港台歌星,有大把未知的未来,那时候我做梦都想拥有一辆自行车。

 

 

 

 

 

 


    八十年代已经离我很遥远了。时间在很多时候都是黑白的。偶尔出现一点颜色,一闪而过。有本书的封面写着:人生无非就是,酒在流动,子弹在飞,有些人失去了自我,有些人找到了自我。有些日子,我坐在那里,看着时针跳动,看着光影爬行。我很迷恋那些光的影子。时间就这么过去了。我拥有这世界上所有的时间,我却又一点时间也没有,我没有时间去寻找那个该死的自我,我没有时间去好好看一本书。




 

 


 

来源:张老爷

老相册:

无题

1998年,Shadi Ghadirian摄

---

微信公众号:老相册


英语魔:

A、B、C三人去看心理医生。

A:“我想跳楼。”

B:“我想卧轨。”

C:“我想结婚。”

心理医生听后,对C说:“你是三人当中自杀心理最强的。”

箬水书生:

爱情中的男女,是两座孤岛的碰撞。
刚好严丝合缝的只是幻想;牺牲部分美好换来更大世界的已是幸运;大部分是凄惨的,撞得两座岛碎成渣,各自加固边界,疗伤,然后继续碰撞……

一起旅行:

转载自:idroneman

净水:

快乐De小米粒儿:

灵感视窗:

卡卡kaka:

博格达雪山是新疆东天山山脉的最高峰,它在新疆当地人心中有着无与伦比的地位。在每年的夏季,这里野花怒放,尤其是这里特有的雪莲花。在博格达大本营冰川附近踩点探索机位时,我发现了这两株面向博格达峰生长的雪莲,在一个下完冰雹的日落我来到了这里,拍下了雪莲花跟博格达峰相守的一幕.....